当前位置:岁时伏腊育儿李商隐诗《送母回乡》的作者是现代人吗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错误
李商隐诗《送母回乡》的作者是现代人吗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错误
2022-06-23

《送母回乡》这首诗相信很多人并不陌生,然而近日被爆出这首诗并不是李商隐所作,作者是一名现代人寓真,这是真的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错误呢?下面八宝网小编就带来介绍。

李商隐诗《送母回乡》的作者是现代人吗

停车茫茫顾,困我成楚囚。

感伤从中起,悲泪哽在喉。

慈母方病重,欲将名医投。

车接今在急,天竟情不留!

母爱无所报,人生更何求。

这首名为《送母回乡》的诗歌,在许多网站中均被署名为李商隐所作。它不仅入选了大量少年儿童诗词读本,还被冠以“小学必背”进入各种音视频课程加以贩售。每当母亲节之时,这首自带“母爱”的“李商隐诗”就会频频出现于各种文案中。但在豆瓣网友的考证下发现,这首诗的作者并不是李商隐,而是当代诗人寓真(本名李玉臻)。

豆瓣文章链接:

点击进入

网友“余鹧鸪”检索发现,早在2005年“就有人把这诗安在李商隐名下”。另一豆瓣网友杨成堉考证,该诗“作者是李玉臻,原诗题为《暴雨途中二十韵》。《送母回乡》原本是另一首五言古诗的标题。”之后在流传中不知是如何出现了讹误,而逐渐把《送母回乡》定型为李商隐所写。

其实细读会发现,这首诗与李商隐的诗作风格有很大不同。李商隐的诗大都构思新奇,深情绵邈。比如心情不悦时“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感慨,纾解思念之情的“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等,都是跌宕有致、广为传颂的优秀文学作品。

这样对比并非是要贬低《送母回乡》,毕竟诗歌之美很大程度上也正体现在不同诗人迥异独特又才华横溢的表达中。换个角度说,这首诗能被口口相传,也恰说明本身是具备一定文学价值的。

但值得诟病的是,明显风格不同的两首诗被“张冠李戴”多年,还被收入了不少面向少年儿童的选本、读本甚至语文教材推荐阅读图书中,这就实属荒唐了。

教材读本这类对学生有深远影响的书籍,本身就不容存在哪怕一丝的瑕疵,其选入的内容必须是筛选足够严格、质量足够高的。但编选者、传播者对待专业和学术的不严谨,导致学生们被动接受了错误的认知。当本不该出现的错误被发现,也说明那些缺乏足够专业常识、各处复制粘贴的书籍编写是时候告一段落了。

在“李商隐送母回乡”的词条下搜索会发现有大量的引用记录,其中不乏许多权威的公众号、网站等,这其实是一种典型的人云亦云心理在作祟。

许多人习惯了信手拈来,对于网络中已有的内容不做过多思考和深究,拿来就用。即便有疑惑也被淹没在海量的引用中,认为“存在即正确”。这种不求甚解、不辨真伪的现象在当下很普遍,所以才更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和重视。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错误

余鹧鸪检索发现,早在2005年《送母回乡》一诗就被安在了李商隐头上。

在搜索引擎输入“送母回乡”则自动联想“送母回乡 李商隐”,甚至被古诗文网收录。

另一豆瓣网友杨成堉考证,指出该诗“作者是李玉臻,原诗题为《暴雨途中二十韵》,图中截取的是临近结尾的几句”,“原诗在《寓真诗词选评》里有,《送母回乡》原本是另一首五言古诗的标题。”

豆瓣网友考证下,事情原委逐渐清晰。

根据这一信息,余鹧鸪找到了署名为何西来的作者于2002年2月21日发表于《人民日报》的文章《豪华落尽见真淳——读寓真诗词》,事情的原委逐渐清晰。

这篇刊载于《人民日报》的评论,成为讹传的源头,具体如何发生已经不可考。

在《豪华落尽见真淳——读寓真诗词》这篇评论文章中,作者认为雨是寓真诗歌中非常重要的意象,而李商隐也非常喜欢写雨,“不知道寓真是不是受了李商隐的影响,有没有维特根斯坦所讲的‘家族相似’,他的许多诗情诗思确是由雨而引发。”紧接着就举了“五言古诗《送母回乡》、《暴雨途中二十韵》”两个例子。

之后在流传当中则不知如何出现了讹误,而逐渐定型为李商隐所写的《送母回乡》。

小朋友当古诗背诵,母亲节的“爆款”,学者编选失察。

如果这个讹误只是一古一今两位诗人的事,倒也罢了。毕竟寓真本人未见发声,似乎并不了解自己的诗被安在了唐代大诗人的名头下。而李商隐虽无心掠美,但也没法抗议。但此诗通俗易懂,情感颇为真切,于是流传相当广泛,影响巨大,误人子弟也就愈深。

以上就是有关全部内容介绍,想了解更多信息请继续关注。

岁时伏腊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